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美文鉴赏 > 改变疫苗的现状,绝不能靠刷朋友圈

改变疫苗的现状,绝不能靠刷朋友圈

时间:2018-07-28 12:56  来源:ycyouli.com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2016年,我在《疫苗之争:勿做愤怒的“情绪派”》一文中写道:“山东疫苗案突然成为舆论关注热点,有一定的荒唐性。此案是2015年4月28日侦破的。2015年5月,济南警方就向20多个省市发出过协查通报,媒体有报道,没人关注。2016年2月2日,济南警方通报了案情,媒体有报道,没人关注。到了3月18日,在今年‘两会’结束后,一篇2013年的报道《疫苗之殇》被翻出来刷了朋友圈后,此案莫名其妙地开始成为所有人讨论的焦点。”

最近刚刚发生的“长生疫苗案”也同样具有一定的荒唐性。2017年11月,长春长生公司和武汉生物公司因为生产的百白破疫苗效价指标不符合标准规定,被监管部门披露,当时有媒体报道,没人关注。7月15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通报,长生公司“狂犬疫苗”案情,有媒体报道,没有人关注。直到7月21日,一篇《疫苗之王》的自媒体文章刷屏朋友圈后,“长生疫苗案”莫名其妙地引发社会关注。

2016年和2018年两起“疫苗事件”进入公众视野有很多的雷同之处,有很多细节值得回味和琢磨。更重要的是我们应该看到,中国的疫苗安全问题是常态,是制度性问题,2018年发生的事情,并没有因为2016年的骂娘、批示、立案、查处而有所改善。两年时间过去了,我们没有看到任何政府官员、专家提出任何令人信服的系统性解决方案,媒体也没有查实到更多的真相,而是热度一过就烟消云散。

回到2018年的“长生疫苗事件”,最近长春长生公司因狂犬疫苗生产违规和百白破疫苗效价指标不符合标准两件事的叠加,极大地刺激了社会神经,有关部门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为了应对社会的强烈反应,中国最高领导人对事件做出批示,当地公安部门也迅速地对涉案公司的董事长高某芳和其它四名主管立案侦查,以期平息社会舆论。

这一切在我看来,都是政治牌,是政府对于社会舆情采取的临时应对措施,对避免类似问题再次发生并无实质性效果。这些看上去充满温度的行动,更像一份免责声明,只是想对大家说,“我做了,你们放心吧”。

每一次中国爆发“疫苗问题”,都把整个社会弄得义愤填膺,之后又等待下一次的爆发和义愤填膺。这样的现状告诉我们,解决疫苗问题,靠刷朋友圈永远不能带来根本改变,我们需要对整个疫苗研发、生产、流通和接种体系存在着诸多问题,进行抽丝剥茧的梳理。同时,还需要对疫苗接种制度中的人道伦理进行深入讨论。

其一,原材料的采购、使用缺乏规范标准。疫苗生产所需要的原材料品种繁多,国家对这些原材料有没有统一质量标准,疫苗生产企业在采购原材料时,基本上以价格为导向,以降低成本为目的。具体而言,不少疫苗生产需要的原辅材料尚未列入《中国药典》,企业从成本出发,常常使用分析级试剂,继而影响到疫苗的质量。

其二,国家法律监管的力度与重要性不匹配。一类疫苗属于强制接种的公共卫生产品,却一直没有与之匹配的监管标准。2015年修订的《药品管理法》将疫苗定性为药品,事实上是对疫苗本身的性质认知不足。疫苗不是药品,使用什么药品是社会公众主动选择的结果,而疫苗是公共卫生产品,是国家强制个人必须接受的卫生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