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美文鉴赏 > 2019年:民间投资再次大幅下滑的隐忧

2019年:民间投资再次大幅下滑的隐忧

时间:2018-08-27 19:47  来源:ycyouli.com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2018年,中国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在经历了两年下行之后,终于出现了恢复迹象,但仍未回到2016年大幅下滑之前的增速平台,基础并不牢固。近期,出现了与2015年影响民间投资大幅下滑相类似的因素,比如经济悲观预期再起、民营企业盈利能力下降、资本市场的负面冲击和政府投资的挤出效应等,值得高度重视。如不及时采取风险防范和对冲措施,2019年民间投资可能再次出现大幅下滑的风险。

反思2016年民间投资大幅下滑的原因,有营商环境、融资难融资贵、行政管制形成的“玻璃门”等长期因素,但是这些因素在2013、2014年等之前年度都一直存在。为什么之前民间投资不下滑,偏偏在2015年出现了大幅下滑呢?显然,长期以来抑制民间投资的老大难顽疾,并不是2016年民间投资下滑的主导因素。真正造成2016年民间投资下滑的,是2015年发生的边际变化事件。从这个角度来看,主要有以下四方面的原因:

第一,民营企业家对经济的预期转悲观,投资信心不足。2015年是经济自2010年以来增速下行的第五年,主流媒体和经济学家对于经济的预期较为保守,认为经济没有出现明显触底迹象,进入了低速增长的新常态。2015年8月至2016年2月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连续7个月低于枯荣线,市场预期低迷。企业家普遍对于经济的预期较为悲观,对新上项目持谨慎观望态度,造成了一些民间投资项目的搁浅或延迟。

第二,项目的回报率明显下降,与融资成本之间剪刀差扩大。从上市公司资产报酬率来看,上市公司资产报酬率从2014年起出现明显下降,2014年与2013年相比下降了0.73个百分点。在实体经济回报率出现明显下降的同时,同期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仅下降0.22个百分点。当时较为宽松的货币环境并没有带来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大幅下降,资产回报率与融资成本之间剪刀差出现明显扩大,资金出现“脱实向虚”的迹象。从剪刀差扩大到投资下滑的滞后期,通常为一年,2016年民间投资增速出现明显下降。

第三,资本市场剧烈波动,吸入并洗劫了民间资本。2015年资本市场的牛市吸纳了大量的货币,从牛市起点到最高点,A股日成交额从2014年6月30日的5700亿元,上升到2015年6月12日的1.9万亿元,相当于约一个月的全国民间民间投资总量,吸金效应明显。但2015年股灾之后,短短2个多月时间,在2700多只股票中,60%的股票跌幅超过50%。股市过山车式的暴涨暴跌,在吸入并洗劫了大量的民间资本的同时,也降低了上市公司的股权质押融资能力,成为2016年民间投资大幅下滑的又一重要原因。

第四,政府及国有投资的挤出效应。政府投资和民间投资之间有互补和带动的关系,但是也存在一定的挤出效应。2015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核准通过138个项目,是2014年2.1倍。2015年新增地方政府债券6000亿元,比2014年增加50%。地方政府置换债券3.2万亿,存量债务成本从10%下降到3.5%。不仅如此,货币宽松之后,国有企业也成为政府信贷宽松政策的受益者,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2015年国有企业投资增速突破10%,至10.6%,超过了民间投资增速。低成本大规模的地方政府增量、置换资金和国有投资,在一定程度上对民间投资造成了挤出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