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美文鉴赏 > 资本在中国社会转型中的角色

资本在中国社会转型中的角色

时间:2018-09-07 06:50  来源:ycyouli.com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最近一段时间,很多社会新闻背后,都能看到资本的影子。房屋中介公司通过融资大举进入租赁,引起房租大涨;社会资本涌入学前教育领域,为了快速扩张规模支撑股价,就会压低人工成本,影响到幼儿教育的安全与质量;在P2P领域,资本钻法律空子,隐瞒投资者,爆雷之后,引发大规模的维权行动;再往前溯,持续时间更长久的话题是,互联网新经济中资本摧枯拉朽式的对传统产业的改造,导致的残酷淘汰。

于是人们开始审视资本在中国社会转型中的角色。

社会和经济上的双重转换过程中,公众对关系自身利益的问题,都非常敏感,而且由于观念、意识形态的转型过程,各种事件引发社会关注与焦虑之后,不同人群,得到的结论也大不相同,由此形成社会撕裂。在这个过程中,误解与错误归因,不但无助于社会向好的方向转变,却往往会因素朴素的、传统的观念而导向恶性循环。所以客观的审视资本在中国社会转型过程中的角色,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不妨先破后立,从对资本的批评谈起。

不管是最近的反全球化运动中,还是在桑德斯争取民主党提名的纲领中,对资本的批判,很容易看到波兰尼的观点的影子。波兰尼是哲学家,政治经济学家,通过对他所生活的时代(1886年-1964年)的观察,波兰尼看到观察到了放任的自由市场对劳工、消费者、社区甚至生态环境造成的极大负面影响。他提出,虽然“进步是必须以社会变动的代价来换取的”,但“如果变动的速度太快,社会就会在变动的过程中瓦解”,而“变迁速度的重要性并不亚于变迁本身的方向;虽然变迁的方向经常并不由我们的主观意愿来决定,但我们所能忍受的变迁速度,却允许由我们来决定”。波兰尼将这种自由放任对传统社会结构造成的冲击瓦解与后来社会保护的极端化(从民粹到纳粹)相联系,深刻分析了两次大战发生的经济因素和社会背景。

从文本意义上看,波兰尼关于市场进化速度对社会的影响的论述,一定程度上,非常符合当下的实际——在资本的促进下,各大平台扩张、改变了传统的生产与商业方式,并损害了一些既得利益。

但是,这里且不说波兰尼对市场化本身的反对,即便将之降低到对市场失灵的弥补这个层面,虽然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也有对劳动的非货币化——即福利性质的国家的变化,但总体而言,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最终并不是沿着波兰尼的道路演进。西方对市场失灵的补救、驯化资本、弥补资本产生的负外部性,是通过公民的集结,并通过民主机制下的立法,集体诉讼,惩罚性赔款来完成的,并在更深层次上通过工人团体、民主体制来完成在资本主义框架下,劳资矛盾的缓和。缓和之后,西方社会通过资本的力量,对土地、劳动力——其中特殊的一部分智慧,乃至资本进行更大、更深程度上的商品化,才得以实现二战后技术与经济的双重飞跃,并在此基础上迎来信息革命。

那么,需要看到的是,当下中国舆论中对对资本的批评,基于中国的历史路径依赖,并不会仅仅停留在“市场作为一种政治规划需要国家的管制和引导”,并在吸纳多方意见与利益的情况下,采取保护性立法,而必然是诉诸权力对资本的压制,甚至呼吁马克思主义式的“让国家把握生产”。